您所在的位置是: 市民论坛 今天是:
 
 
深情怀念和志强同志
丽江政务网  www.lijiang.gov.cn 发布时间: 2017-03-28 10:20:13 来源: 方志办

2007年3月21日,和志强同志去世,噩耗传遍云岭大地,云南各族人民深情悼念和怀念和志强省长,丽江政务网在3月23日发布了丽江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树高的怀念文章《云南人民的好省长,丽江人民的好儿子》,十年过去了,历史证明和志强同志不仅是丽江人民的好儿子,更是云南人民的好省长。丽江政务网再度刊发此文,谨以纪念和志强同志逝世十周年。

云南人民的好省长,纳西人民的好儿子

——深情怀念和志强同志

杨树高

正值阳春三月,丽江无限风光。纳西族最隆重的节日——“三朵节”即将来临,人们正准备纪念纳西族最伟大的神灵。杨福泉老师发来一条短信:

悼和志强省长

玉龙有子志图强,一片丹心为民生。

十载执政兴滇云,清廉实绩照汗青。

披肝沥胆勤政事,彩云之南谱新音。

天不永年因积劳,一朝归去悼英魂。

山泣水咽天地黯,回首往事泪纷纷。

正走在路上的我真正体验了一次“路上行人欲断魂”的千古惆怅。“借问酒家何处有”?我想到丽江窨酒,因为一幅历史照片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永远激荡在我的心灵深处。和省长与伊丽莎白一同举起纳西窨酒,一个魁梧高大的纳西汉子用自己民族酿造的美酒款待大不列颠的女王,据报道,女王在“OK”声中连饮三杯,我不知道女王是否醉了,但我认识了怎样才算真正的纳西汉子,感受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民族自豪感,知道了如何才是真正的民族尊严。

一个先哲说过:没有英雄的时代是悲哀的时代;没有杰出人物的民族是悲哀的民族。纳西族不是一个悲哀的民族,从古至今涌现过无数杰出的人物。但是,一个令人尊敬,又令人能在其身上产生自豪感的民族精英走了,岂能无动于衷?但我能说什么?我能做什么?我呆呆地面对雪山,雪山银光闪闪却默默无语。我只能用心灵祭奠。我给我所有认识的人发了一条短信:“三朵节到了,让我们一起纪念三朵和和省长吧!”

和省长的去世是丽江的一件大事,我想到自己的本职,总该写点什么留给历史。于是我查阅了大量资料,可深感自己无能,所有的语言文字都显得苍白无力,千秋功过,世人自有评说。我没有资格评价和省长,其实对他也用不着再多的评价,因为他的功绩早已谱写在整个云岭大地。一句话,他是纳西人民的好儿子,云南人民的好省长。

他给丽江带来什么?

1990年8月28日,担任云南省省长的和志强第一次回到丽江。他说,他多年没有回丽江,一踏上家乡的土地,第一个愿望是去看望我的老师。8月30日,他回到自己的母校——现在的丽江市一中,他说一是看望老师,二是向他们请教,倾听老师对教育发展的意见和建议。他清楚的记得母校的校歌:“你是滇西北文化的摇篮……”他说我们的老师在这里培养了大批人才,可谓桃李满天下,自己只是其中的一个“小桃”。座谈会结束后,他站起来向在座的老师表示:我将勤勤恳恳工作,扎扎实实办事,为全省三千多万人民服务,决不辜负老师的教诲和期望。

这历史的一幕,不仅体现了和省长尊师重教的品质,而且向自己的老师、也是向自己的父老乡亲作出了一个明确地表态和保证。他身体力行,说到也做到了,他没有辜负丽江的父老乡亲,也没有辜负云南各族人民,这是他对丽江的最好回报。

和省长不仅仅是丽江人民的省长,而且首先是云南人民的省长。我不敢确定“他给云南带来什么”这样大的命题,但我一直生活在丽江,长期从事宣传工作,可以算是丽江发展变化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和省长的几次丽江之行我有幸在场,他的每一句话,犹如重锤点击在丽江的最要害处,他的每一次谈话都在描写丽江宏伟蓝图,指明丽江发展方向。纵观丽江十余年的发展历程,对照他的每一个指示,证明他是智慧的,也是超前的,更是切合丽江实际的。

1990年8月28日,和省长在与丽江地委、行署领导座谈时指出:丽江之所以成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历史上曾有过的文明与繁荣是与当时的丽江处在滇藏地区,甚至南亚地区与大西南地区重要的商品通道的地位分不开,要重振昔日雄风,必须首先打破封闭,让死角变通道,千方百计创造条件,加强交通、通讯建设,在大力发展公路建设的同时,开辟新的空中走道,形成新的开发格局,把丽江放在滇西北以及大西南乃至东南亚旅游经济区的流点上。要少砍树多发电,给子孙后代多留下一些青山绿水,保护长江上游的生态环境这一大局关系重大,这个事情做好了,功在国家,利在千秋。各项建设和发展事业,必须首先要保证做到两条:一是环境不能受污染;二是生态环境不能受破坏。

物换星移,16年弹指一挥间,让历史的底片和现实的画面交叠,不仅印证出了他的远见卓识,而且用事实诠释了什么是超前意识,什么是高瞻远瞩。

1994年10月,和省长在大理、丽江主持召开省政府滇西北旅游规划会,确立了滇西北特别是丽江旅游业在全省旅游业中的战略地位,从而把丽江从“末端”推向“前沿”。和省长在会上宣布了省政府的12项决定,把旅游业确立为丽江的支柱产业和龙头产业,将丽江推向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这是一次对滇西北乃至全省、特别是对丽江发展具有深远影响的一次会议,从此,丽江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会议结束后,和省长继续留在丽江考察,他特别强调了两点:一是始终把保护生态环境作为首要大事抓紧抓好,只要生态环境搞好了,丽江才能建成国际水平的旅游区;二是把发展旅游业与保护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结合起来。

1996年2月3日19时14分,丽江发生了7级大地震,10余小时后,和省长随同吴邦国副总理赶赴丽江,就抗震救灾工作作出十条指示。2月14日,他又率省直有关部门再次来到丽江灾区部署了恢复生产、重建家园的三项任务八项工作。这些指示和部署有力地促进了丽江的抗震救灾和恢复重建。

1997年10月28日至29日,和省长陪同挪威国王和王后访问丽江。一个国王和王后自己选择来到丽江,标志着丽江的对外开放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和省长为丽江的快速发展而感到由衷的高兴,他提出丽江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要着手准备迎接滇西北旅游的第二次高潮:一是着手准备第二次基础设施建设;二是开辟第二个旅游景区;三是旅游服务行业、配套产业要上新台阶。他说的旅游的第二次高潮,就是1999年昆明世博会。他预言的高潮如期而至,而且在丽江不断迭起,每年400多万游客纷至沓来,丽江经济社会全面发展,丽江成为一个国际知名品牌,这些都是确立了旅游发展战略后产生的奇迹。

他给丽江带来什么?我认为是他所提出的丽江的发展战略,他一次一次地为丽江发展指明方向,其意义和影响不可估量它,会永远闪耀在丽江历史和未来的天空中。

两个批示与两个世界遗产

1986年7月17日晚,云南工学院建工系教授朱良文从丽江归来,给和志强省长发出题为“紧急呼吁”的信:

“近几年来,国内规划界、建筑界专家、学者去丽江考察的愈来愈多,对丽江古城及民居的评价已有定论,认为像丽江这么较完整地大片保留的古城在国内已不多见,真是难得的幸存者,有着很大的价值,一致要求加强保护。

然而,丽江古城目前遭到极大的威胁:新街像一把尖刀已经插入古城之中;关门口一带中心地区建起了体量太大的建筑;一些平顶建筑不断涌现……这些都破坏了古城的和谐与协调,这些“建设性的破坏”威胁着古城的存亡,建筑界无不为之痛心,连卡内基——梅隆大学建筑系师生都为之惋惜,建议政府要采取措施,加强管理与保护。特别是前天我在丽江某单位听说:现在县领导已决定成立指挥部,负责把古城内的一段新街继续向前打通,穿过四方街。四方街是古城的心脏,心脏一遭破坏,古城的价值将不复存在,那么古城将遭到毁灭性的破坏。

当然,古城经济要发展,交通要改善,设施要不断完善,古城在保护的同时也要建设,但这些必须经过严格的、科学的规划,不能蛮干,要真正虚心听取全国各地专家、学者的有益的意见。我认为丽江古城在建设发展中总的原则应该有利于古城的保护,而不能破坏古城。具体意见是:新的建设(如道路的拓宽、打通)可以动古城皮肉(非重要的地段),但不能动其心脏(四方街)与筋骨(新华街、五一街、七一街、人民街等);一些重要建筑与民居(经过多方建议、评定、最终确定)要完整地、分片地保留,这样在点、线、面上都保持古城风貌;新的建筑也要与古城风貌相协调。

作为一个建筑教育工作者,出于对丽江古城的热爱与关心及对祖国建筑遗产的关切,我紧急呼吁省、地、县各级领导要加强对丽江古城真正价值的认识,采取切实措施加强对它的保护,千万不要搞建设性的破坏。否则,丽江这样一座解放后三十多年来在我国难得较完整地保存下来的美丽的古城又将在我们这一代领导者手中遭到毁灭。

和省长:我请求您对这一呼吁的支持,并请及时地制止一些蛮干的行动;同时请省、地、县有关部门与领导能认真研究如何保护丽江古城。”

和省长收到信后,立即作了批示,批示立即转到丽江地委、行署,丽江县委、县政府:

“较完整的保留丽江古城很有必要,这不仅是为了研究颇具特色的纳西族民居建筑的需要,也是为了适应开放和旅游所必须。国内外专家多次呼吁,请你们认真研究,务必做到保留丽江古城。”

在省政府滇西北旅游规划会上,和省长宣布的省政府的12项决定之一就是“抓紧丽江古城申报世界遗产和‘三江并流’区申报世界自然遗产”工作。

1996年2月15日,和省长在部署恢复重建时,特别强调丽江古城的恢复重建要体现“保持原貌、恢复特点”的原则。

同样,《纳西东巴古籍译注全集(100卷)》的整理出版上,和省长也“直接过问”,在和万宝写的信上批示,安排资金促成这一巨大的文化工程。

如今,丽江拥有了三个世界遗产,保护与管理上不但创造了“丽江模式”,而且《丽江古城保护管理条例》、《东巴文化保护条例》的颁布实施也标志着保护管理已走向了法制化轨道。

和省长与地方志

和省长对云南经济社会发展的功劳众口皆碑,他对云南文化的贡献同样也是辉煌的。最值得一提的是,在任期内他安排部署全省第一轮编修地方志工作。全省共编篡完成《云南省志》82个分志、地州、市志17部及县(市、区)志128部,共3亿多字,为后人留下了一笔极其宝贵的精神财富。这是云南文化建设史上一项由省、地、县三级政府组织实施的系统文化工程,其质量和数量都在全国名列前茅。2003年11月在云南省第五次地方志工作会议上,徐荣凯省长对此给予高度评价,云南方志人在最艰苦的条件下创造了全国一流的业绩,这就是“云南方志精神”,值得各行各业学习。

1997年,《丽江年鉴》创刊,和省长亲笔题词:“办好《丽江年鉴》,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2003年他又为《丽江年鉴》题写书名,并要求每年的《丽江年鉴》都要送给他。

当我将《丽江年鉴》(2003年卷)送给他时,他异常的高兴,不知是天意还是巧合,该书的封面是夕阳下束河古镇的青龙桥,一群纳西老大妈手拉手从桥上走过,这里是他熟悉的老家。他看着画面指出这是哪家哪位,这老妇可能是谁。以乡亲的身份与省长零距离接触,没有半点拘束,他用纳西话跟我们交谈了近两个小时,他说编志书是很有意义的事,可向吴光范请教,他早已入门成为专家了,有什么问题和困难也可以去找他的秘书,他也很在行。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干老本行,有时间带一把铁锹到云南的山上走走……我多想在和省长身边多待一会,但又怕影响他休息,便起身告辞。送下一本时他已去北京治疗,再下一本……墨迹永留,睹物思人,也许每出一卷《丽江年鉴》我都会想起他,也会想起那终身难忘的两个多小时。

这就是省长的家

丽江“2•3”大地震后,我陪同记者赴灾区采访,和省长的老家束河开文村是重灾区,听说这是省长的村子,大家都提出要到省长家里看看。看到的是陈旧破烂的房屋,这是个最普通的农家院,还遗留着1951年地震的痕迹,比隔壁邻居家还显得清贫,他的弟弟也是最最普通的农民,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有人甚至怀疑我们是否在制造假新闻。当他的弟弟拿出省长回家过清明节时与亲属在祖坟合影的照片时,他们才相信这就是省长真正的家,很多记者为此作了专题报道。这也许是中国封建社会历朝历代官员所没有过的家,但他真真实实生于斯长于斯,一步一个脚印地从这里走出去,这里还住着他的家人,可以说他从未离开过这个家。

和省长离家工作数十年,但乡音未改,他的纳西普通话全省全国都出名,但世间自有公道,很多人这样说:“他说不好普通话,但省长当得很好!”

和省长,回到玉龙山下安息吧!

2007年3月23日

[打印该页]